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热门:Selina 宋冬野 后舍男生 天天有喜 程雷 张静初 封神英雄榜 李易峰 梅根·福克斯 张暖雅
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内新闻>> 正文内容

白崇禧-国民党的高级将领 抗日战争的“战神”

2019-09-10 10:14:44  责任编辑:  来源:  点击数:

 

白崇禧的子女,他们各自的命运如何?白崇禧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,人称“小诸葛”,也日本人眼中的“战神”,他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,一生只娶了一位夫人。虽然,白崇禧只娶了一位夫人,但他子女众多,那么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有几个儿子呢?他的子女今何在?

白崇禧子女简介

白崇禧夫人马佩璋为他生下10个子女,其中儿子7个,女儿3个,分别为长子白先道、次子白先德、三子白先诚、四子白先忠、五子白先勇、六子白先刚、七子白先敬、长女白先智、次女白先慧、三女白先明。

白崇禧儿子:

白先忠: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第四子,美国工程院院士福斯特慧勒开发公司总裁,其夫人赵守偀教授为张学良将军外甥女。

白先勇,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第五子,在十个兄弟姐妹中排第八,1937年7月11日出生于广西桂林,回族,台湾当代著名作家,昆曲制作人。

白先勇7岁时,经医诊断患有肺结核,不能就学,因此他的童年时间多半独自度过。抗日战争时他与家人到过重庆,上海和南京,后来于1948年迁居香港,就读于喇沙书院,不久之后在1952年移居台湾。

 

 

1956年在建国中学毕业,由于他梦想参与兴建三峡大坝工程,以第一志愿考取台湾省立成功大学(今“国立”成功大学)水利工程学系。翌年发现兴趣不合,转学“国立”台湾大学外国文学系,改读英国文学。

1958年,他在《文学杂志》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《金大奶奶》。两年后,他与台大的同学欧阳子,陈若曦,王文兴等共同创办了《现代文学》杂志,并在此发表了《月梦》、《玉卿嫂》、《毕业》等小说多篇。

1965年,白先勇取得爱荷华大学硕士学位后,到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国语文及文学,并从此在那里定居。他在1994年退休。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《寂寞的十七岁》、《台北人》、《纽约客》,散文集《蓦然回首》,长篇小说《孽子》等,其中《台北人》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。

白先刚: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第六子,中国台湾知名作家白先勇胞弟。

白先敬: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第七子,和父亲相差50岁。

白崇禧赤身裸体暴毙之谜

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,随着衡宝战役与桂柳战役的结束,白崇禧的军队被人民解放军击得粉碎。白崇禧彻底惨败后,李宗仁到美国治“病”去了。桂系实力已输得精光,白崇禧何去何从?

蒋介石电邀白崇禧

此时,摆在白崇禧面前的只有两条路:一是像李宗仁那样,移居海外;一是跟随蒋介石逃往台湾。至于选择哪条路,白崇禧犹豫不决,一时还拿不定主意。而在此时,蒋介石来信邀请白到台湾,并允诺去台后“自有重用”,还派专人送金砖到海口,说是发清白崇禧华中部队的军费,以示恩惠。白不知道蒋“邀请”的用意,猜测可能是想让他劝说李宗仁,使得蒋介石重新复职。

 

 

白崇禧派李品仙先行赴台,名为办理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和桂林绥靖公署结束事宜,实际是赴台打听政治行情。李品仙赴台后,即致电白崇禧,称蒋介石、陈诚都希望白去台湾,共荷“戡乱救国”之责,这就坚定了白崇禧赴台的信心。1949年12月30日,白崇禧在蒋介石函电的催促下,终于从海口飞往台湾。

白崇禧到台湾不久,又将家眷20多人从香港接到了台湾。

为蒋介石复职奔波蒋介石的迁怒

李宗仁在美国,蒋介石鞭长莫及,不能治他的罪,白崇禧就不能放过。当年白崇禧几次乘危逼宫,这对蒋介石来说,是非常难堪的事,蒋介石对此记恨不已,但他并没有立即公开处治,而是将白崇禧列为头号政治敏感人物,并给其取了个“老妹子”的代号,保密局在白崇禧公馆对面设了个派出所,对白崇禧的一举一动进行严密的监视。敏感的白崇禧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于是减少外出活动和与朋友的交往,连打猎下棋的爱好也自动收束。

有一次,白的轿车开出去后,即发现后面跟着一辆吉普车,走了不多久,那辆吉普车抛了锚,白崇禧知道那是一辆盯梢的车,连忙命自己的司机停车,并派侍从人员去告诉那辆车上的人不要着急,慢慢修车,白崇禧自觉停车等他们。奉命监视的特工人员没料到被白崇禧看出了行藏,显得相当尴尬。

 

 

第一次暗杀

1965年,李宗仁夫妇冲破阻难,抵达北京,受到中共党政军领导人的热烈欢迎和很高的礼遇。

李宗仁的回国,对于在台湾的白崇禧来说,却是致命的一击。李宗仁一回大陆,白崇禧牵制李宗仁的价值消失,蒋介石不再需要白崇禧了,白崇禧也就自身难保了。

事实上,李宗仁回大陆后,蒋介石即迁怒于白崇禧,他命令毛人凤对白氏直接采取制裁行动。毛人凤将这一任务交给谷正文办理。

谷正文奉命后,就积极策划暗杀行动,并确定行动的最高原则是:绝不留下半点痕迹,以免外界怀疑是一起政治谋杀。谷正文收买了白崇禧身边的一位姓杨的副官。不久,这位杨副官报告:“先生去花莲县寿丰半山打猎。”这样,谷正文决定在白崇禧出外打猎时,于山野外杀死他。

谷正文密令侦防组:“暗杀不准用枪。要把一切制造意外死亡的条件搜集起来。”

经过勘查,侦防组发现狩猎区有小型山间铁轨,可使用人力轨道台车登山。白崇禧当时已年逾七十,不会徒步上山,而一定会乘轨道车。

这样,侦防组派人到现场实地勘查后,决定等白崇禧上山时,把握时间破坏途中一木制小桥,等他下山行经桥面时,便会连同轨道车一起坠入50余米深的峡谷。经过实地演练,他们还找到了螺丝松脱法,能丝毫不留痕迹地使轨道台车“发生意外”。

事发当天,白崇禧等一行人兴致很高地去打猎。下午3时许,寂静的山中传来轨道台车的响声,两辆车从高山背面滑出,相距约30米。当第一辆车滑到已经去掉了螺丝钉的桥中央时,突然连人带车一起坠入深谷中。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白崇禧的一名副官用力将白崇禧推出车外,自己则随车跌入深谷。

事后,谷正文和毛人凤前往蒋介石官邸汇报行动结果,蒋介石并未苛责,只是不无遗憾地对他们说:“再从长计议吧!”

第二次暗杀

白崇禧经历这次险情后,行动更加谨慎,这使谷正文的暗杀行动很难下手。白崇禧晚年异常苦闷。在白夫人去世后,为解除烦闷,居然与身边的护士张小姐热恋起来。侦防组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决定买通医生下重药,置白崇禧于死地。一天,谷正文打电话给医生赖少魂询问白崇禧的情况,赖少魂报告说:“白将军不是病,他想补……”

“不管他是买什么,你要发挥自己的专长,蒋‘总统’要你多‘照顾’将军,须以猛药起沉疴,重病得下猛药。”谷正文暗示赖少魂在药的剂量上动手脚,使衰老的白崇禧不胜药力,“补”不起。赖少魂奉命后,立即给白崇禧开了一帖药力很强的药方。

白崇禧照方到天生堂中药店买了两大包药回家泡酒。往后数月,白崇禧似乎从药酒中得力,与热恋的张小姐频繁往来。俗话说,“房中之事能杀人”,对白崇禧这样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来说尤其如此。不多久,白崇禧即油尽灯枯。1966年12月1日晚,张小姐与往常一样到白宅夜宿。就在这天晚上终于发生了悲剧。第二天早晨,白崇禧的副官发现主人赤身裸体趴卧在床,而张小姐早已离去。这位国民党一级上将,叱咤风云数十年的小诸葛,却在失意中不明不白地走了。

另有一说法是,白崇禧的遗体上呈铜绿色,不像自然死亡;保姆曾看到床头柜上主人晚上喝的药酒杯中尚剩有小半杯药酒,但后来药酒与酒杯都不见了。但白家自觉此事背景复杂,并未追究。

白崇禧印上亿假人民币投放解放区

假币是老百姓比较头疼的问题。早在新中国成立前,人民币跟随解放军的脚步通行全国的时候,假币就出现了。

舞厅老板娘家搜出印假钞机

1949年,中国共产党稳定了上海的金融和经济之后,国民党不甘心失败,又把人民币作为攻击的目标。

1949年6月16日,侦察员王伟在淮海路发现奸商黎明、中南水果店老板平仲秋,携带大量崭新而且是连号的假人民币在抢购紧缺商品,就将他们带回公安局审问。黎明和平仲秋交待,这些假币是从大来舞厅老板娘周月英家拿来的。

中共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立即派人去周月英家进行搜查,当场查出印制假币的机器2台及已印好的假人民币、中州币(1948年-1949年中原解放区发行的过渡币,200元兑银元1元)上千万元,并搜查出该案首犯艾中孚藏匿在周月英家的手枪3支。在大量物证面前,周月英不得不交待同谋印制假人民币的罪行,并说艾中孚已去江苏徐州推销假币,愿意协助将艾中孚捉拿归案。

根据周月英的口供,淞沪警备司令部又将承担印制假币的昆明路金山印刷厂厂主翁滋和、翁滋友等捉拿归案。首犯艾中孚回沪时亦被捕。经侦讯查证,这是一起国民党潜伏特务进行破坏的阴谋。

白崇禧指派部下狂印假币

审讯查明,早在1949年1月,国民党“华中剿总”司令长官白崇禧便指派其上校参谋兼国防部二厅第五特工组长黄浩、少校副官兼国防部二厅谍报组长艾中孚去江苏南京,伪造中州币和人民币。

上海解放前夕,白崇禧便指派交际科长徐亚力携银元5000枚、黄金500两来上海督制假币,并向黄浩和艾中孚传达白崇禧的指令,要求尽快将假币投入市场。在黄浩和艾中孚策划下,自1949年4月1日起,仅用1周时间就印制假中州币2000万元,并迅速分批空运至武汉,投放中原解放区。

解放军渡江后,黄浩和艾中孚预感形势不利,便加紧印制假人民币。艾中孚于4月底用黄金30两、银元800枚,买通昆明路金山印刷厂厂主翁滋和。自5月15日起,仅用3天2夜,就印制出假人民币1.6亿元。

5月18日,由白崇禧的秘书王子心用飞机运走27箱,转投解放区,其余由艾中孚保管。上海解放后,艾中孚勾结奸商,将大量假人民币投向市场,收兑黄金、银元,抢购贵重紧缺物资。直至破案时,还在各案犯家中搜出假人民币、中州币上千万元。

另一组汤恩伯手下也落网

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在审理艾中孚一案时,从案犯翁滋友口供中,得悉一名叫张永生的也向翁了解过印刷方面的事。根据这一线索,侦察人员于7月3日破获以李星宇、蔡伯钧、丁兆成为首的又一起伪造人民币案。

首犯李星宇曾任“辽、吉、察边区第三路军”司令,“忠义救国军”第八支队司令。1948年6月抵沪后即和国民党保密局取得联系。上海解放前夕,受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委派,担任上海潜伏匪特第二挺进纵队司令。1949年6月初,在李星宇主持下,由蔡伯钧拉来印制假币。

1949年7月,淞沪警备司令部再次破获施子良伪造人民币案,查获正在印制的假人民币500万元。一系列假币案的破获,稳定了上海经济秩序。

据《上海法治报》

相关搜索:

我要评论

热门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