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热门:谢霆锋 Selina 宋冬野 后舍男生 天天有喜 程雷 张静初 封神英雄榜 李易峰 梅根·福克斯
首页 > 新闻 > 社会万象>> 正文内容

cosplay黄山曾被邀请担当大赛评委,粉丝称他为“山殿”

2019-10-12 22:07:41  责任编辑:  来源:  点击数:

从中国cosplay第一人到娃爸早十几年,黄山刚刚踏入动漫圈那会儿,一头短发,时黄时黑,刘海长而细碎,挡住一半的眼睛。那时国内的cosplay刚刚起步,拍照用卡片机拍的,服装道具要靠自己做。大众也还未接受这种文化,有时黄山会遇到看“妖魔”一样的眼光,人家会问这是在“拍戏”还是“拍电影”?现在,黄山笑道:“连六十岁的大妈都知道这是cosplay!”2006年还在中国美术学院学动画时,他就被邀请担当杭州国际动漫节的COSPLAY大赛评委。2008年,他发售了首本个人作品集《浮岚》,也是全球第一本个人的COS集。那个时候,他被称为“中国cosplay第一人”。粉丝们称他为“山殿”。黄山演绎的作品华丽鬼魅,或古典或现代,或大气或妩媚,以极具创意的个人风格备受追捧。与传统的cosplay不同,他喜欢在作品中添加自己原创的元素。自己设计,自己化妆,自己策划,并为之起了个职业名字“动漫妆效师”(化用了时尚造型界的专业称呼,指“化妆造型师+后期修片师”的一个合称)。他在动漫界名声大起,作品也频繁出现在各种漫画杂志上,拥有大量的粉丝。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cosplay,就是因为“黄山”这个名字。

黄山cos《盗墓笔记》中的小哥,广受好评。可是cosplay依旧难以满足黄山的追求,作为一个“BT的完美主义者”,几乎每件作品他都觉得有缺憾。对他而言,BJD娃娃完美的脸和身材,无疑是比人类更完美的模特。【BJD娃娃:(Ball-jointed doll),起源自欧洲,泛指各种拥有球型关节的精致可动人形。BJD娃娃的关节处是由球形部分连接起来的,能生动地展现更加丰富的动作和姿态。一般在26cm到70cm左右】

黄山工作室设计的一款娃“以前我拿着生活费去玩COS,拿着COS的稿费去养了我第一个孩子。作为男生做这种事情在那时候确实有点让人咋舌。对这种美形生物的追求让我没有办法拒绝,都是偷偷养的。也从来不把孩子的图放出来。后来身边也越来越多朋友的加入,才觉得自己并不孤独。偶尔能带着这个小子去参加下朋友们的娃聚,被其他娃妈赞扬孩子漂亮的时候,作为一个娃爸,更有一种特别的骄傲感。那个时候就一心想,以后能参与到这个制作里,那是最有爱的工作了。”有了这个想法,黄山开始在工作的时候默默地省钱,等到他觉得时机成熟,就拉上朋友成立了一个工作室。从08年至今,工作室历经起伏,也慢慢走上正轨。收藏BJD娃娃俗称“养娃”,在娃妈们眼中,每个娃都有自己的灵魂跟故事,都需要付出十二万分的心思去照顾。娃妈们会亲自打点妆容、服装,给娃拍美照并参加娃聚。而黄山家里,收藏着不下一百个娃娃。

雕琢娃娃是一个枯燥的工作,但是亲手把自己想象中的人物和故事一点点变成手中的人形,那种创造的成就与满足也无以言表。“我不过是个胡子青年”无论是画画,cosplay,还是设计娃娃,黄山的作品都充满着他对于动漫美学的理解。“像我以前喜欢华丽、繁复、堆砌的设计,如欧洲的洛可可、宫廷礼服……我觉得这是一种美,是人类艺术的极致,是工艺、审美、人为雕琢的极致。之所以觉得它漂亮是当时对人的一种崇拜,因为这一切都是人用双手去完成创作的。“现在我就觉得不care,你要让我做华丽的东西我依然也可以,但是要让我褪去这些华丽的东西给我一件素衣我也可以。”

作品呈现得越美,大家对他的真人就越感兴趣。coser常要面临的关于作品与真人的争议,黄山也逃不掉。尽管黄山早已说了“我就是一普通人,扎在人堆里就没了,不高也不帅。但是就是因为这样,自己可能才对漂亮的东西有特别的执着。你看到的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就是与你擦肩而过的胡子青年。”但也没能阻止那些黑暗系的流言。特别是每次一上电视节目,“素颜路人”,“后期过重”甚至“整容”等等的说法就层出不穷。年轻时的他怒道:“别来叫什么幻灭,说老子有多难看。我从来就没说我好看过。我也没义务要一直在画中让你不幻灭。”后来过了那个心直口快的“中二”年纪,黄山似乎更加懂得如何面对这些非议,现在的他聊起那些“黑”他的人,也只是轻描淡写:“这也是一种关注嘛。”但是微博的置顶头条,他还是少不了要重复一遍十年前就在表达的话:“抱歉我欺骗诸君冒充花美男,实际上,我的生活与“精致”二字也不搭边。这些好看的东西,都是在枯燥的时间和痛苦的磨砺中完成。”态度更加温和放得开,但是黄山的想法没有变。他还是觉得,把好看的东西呈现给观众是责任所在。无论是作品,还是自己。后期是一个必要的程序,却不能因此偷懒不做前期的工作。在为动漫“金龙奖”设计一个拟人的金龙形象时,尽管衣服上的鳞片细节拍出来几乎看不到,他也要纠结多次。“其实我更希望人们能把我当个创作者。但是我完全了解这是个奢望。我是成也在眼球败也在眼球了。这个心结,可能还要再老一点才能解开吧。”2010年的时候黄山在博客中写下这段话。不知道现在到没到他口中的“老一点”的时候,但是如今的他,在二次元跟三次元之间游走得更加自如。褪去昔日的青涩,留起长发的黄山有一种柔和的中性美。微博上贴着“双性恋”的标签,粉丝们称他为“山爸”或者“山妈”。日常工作重心是BJD娃娃,也拍拍写真出出书,跑跑活动卖卖萌,大大方方秀腹肌,多年保持着一化妆必自拍的习惯。偶尔玩一下老本行cosplay,仍令粉丝们惊呼赞叹。“现在会觉得顺其自然就好。把真实的状态呈现给别人看并没有什么,要么就自己关起门来玩,既然要呈现别人看,就应该有一种放开的健康的娱乐心态。”黄山这样解释。

虽然说了要顺其自然放得开,可是,他也几乎不会在网上放自己的素颜照。这未免有些矛盾。问他为什么?他不假思索答道:“我才不会做这种傻事!“片刻,又补充一句:“人家来看你的微博,是来看你有多好看的。”你看,还是那个爱美的青年。平常人只看得到光鲜外表,他也知道,大多数人想看的只是光鲜外表。就像工作室初创的时候他默默地吃了两年的豆腐白米饭,他觉得,没有必要把生活真实的辛苦放到公众平台上。所以你如今也只能在微博上,看到自拍,卖萌,跟基友打闹,以及化妆之后美美的黄山。他已经习惯,并且享受这种呈现美好事物的过程。从十一二岁时趴在桌子上画漫画,二十岁自己化妆做场景玩cosplay,三十岁时在工作室里对着些小人雕雕刻刻。时间对于一个人的塑造,大抵像黄山在工作室中所作的一样,磨掉棱角,雕琢细节,让想法具体成现实,最终呈现出一个仍有瑕疵却是美好的自己。

“平静的安定的生活,我随心所欲做着自己喜欢的事,没有大富贵也不愁吃穿。有些缺憾但是发现并没有完美存在,偶尔抓住寂寞当灵感。把脚翘在茶几上偶尔高声唱几句破嗓。我发现我原来如此爱我现在的生活。”

相关搜索:

我要评论

热门图文